北京京麟律师事务所

法律咨询电话
13552073677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成功案例

服务热线:13552073677

刑事律师
李扬律师
手机:13552073677
电话:13552073677
地区:北京- 北京市
领域: 刑事辩护 法律顾问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
大街11号 E世界财富中心A座1019室
电子邮箱:13552073677@139.com

北京刑事律师李扬博士:深度解析莆田2死3伤重大刑案件

返回列表来源: 发布日期 2021-10-30 11:07:33 浏览:

近日,#莆田发生重大刑案致2死3伤#这样的标签在各大平台都吸引了极大的关注,人们开始痛斥凶手的冷酷无情,并斥责他“为何连10岁的儿童都不放过?”。而随着调查的深入,笔者也渐渐了解到该案背后的重大隐秘——与其说这是一场冷血的屠杀,不如说这是一次基层管理缺位导致的人性悲哀。



【事发】



据警方通报,10月10日下午1时30分许,莆田秀屿区平海镇上林村发生一起刑事案,现场发现2名死者、3名伤者,均为上林村上欧人,死者与伤者均为一家人,伤者包括一名10岁儿童。该通报写道,初查犯罪嫌疑人为欧某中,男,于当日下午13时30分许,自带砍柴刀前往欧春九家中作案,后逃离现场。市、区两级机关在增派警力现场处置的同时,全警开展抓捕。目前,犯罪嫌疑人欧某中仍在全力追捕中。



上林村多位村民称,事发在下午1时左右,下午有警务人员告诫他们不要随意外出,村里有警察带着警犬追捕。“他(嫌疑人)可能跑山里去了。”一位村民猜测。



【隐情】



犯罪嫌疑人欧某中,现年55岁,已到了知天命的年纪。警方通报上并未写明事发的缘由,使得笔者不禁开始思考:是怎样一个男人,抛弃了原本平稳的农家生活,选择成为四处逃窜的亡命之徒?



在网络上检索欧某中的姓名,以下这条消息尤为扎眼。



今年6月,他拿着刚购买的小米智能手机,发出了自己的第一条“求救”微博。



微博上说:危房拆除过后,黑势力不愿让他在自家原地里建房,全家人连带89岁的母亲无房可住,无处可依。



而文中的黑势力,正是被害人一家。



欧某中自幼生长在农村,是个土生土长的上欧人,平常接触互联网的机会不多,就连手写输入法里自己的名字被识别错了也没发现。但他努力地利用自己学到的一切帮助自己维权,开通微博,为了流量曝光开通了微博会员,甚至答应网友们一旦解决便给大家发红包……但这一切似乎并未奏效,他咬咬牙,又开始了自己的上访之路。



在他家的烟盒纸壳上,密密麻麻写满了电话号码,有纸质媒体、网络媒体、相关部门的投诉电话甚至一些地方官员的官方电话。五年过去了,他打了无数遍电话,却没有回音,问题得不到解决。



住在这样的房屋里,欧某中似乎有些绝望了,他拿起了手中的砍刀。



关于欧某中,还有一条挺有意思的新闻。



不仅对搁浅的海豚施以援手,网友还称“他救起过被浪卷走的小孩”。正是如此一个对动物、对小孩有着怜悯之心的人,却对那家人提起了屠刀,或许是真的绝望,或许只是真的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家。



【法内】



在我国,故意杀人罪绝对不是什么能从轻处罚的儿戏。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:故意杀人的,处死刑、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;情节较轻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

对于故意杀人案件,最高院一直秉持着严惩态度,而因婚姻家庭、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案件应注意体现从严的精神,在判处重刑尤其是适用死刑时应特别慎重,除犯罪情节特别恶劣、犯罪后果特别严重、人身危险性极大的被告人外,一般不应当判处死刑。对于被害人在起因上存在过错,或者是被告人案发后积极赔偿,真诚悔罪,取得被害人或其家属谅解的,应依法从宽处罚,对同时有法定从轻、减轻处罚情节的,应考虑在无期徒刑以下裁量刑罚。同时应重视此类案件中的附带民事调解工作,努力化解双方矛盾,实现积极的“案结事了”,增进社会和谐,达成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。



在裁判文书网上搜寻相似度较高的案例,(2020)吉03刑初14号马德利故意杀人罪一审刑事判决书吸引了笔者的注意——被告人致2死2重伤1轻伤,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从该案衍射而出,虽说欧某中案相应情节的确有从宽的迹象,但仅从后果来看,他极有可能被判处死刑、无期徒刑。



而欧某中也并非只有“死路一条”。



在最高院发布的指导案例12号:李飞故意杀人案中,同样是由民间纠纷引起,而被告人亲属主动协助公安机关将其抓捕归案,并积极赔偿,人民法院根据案件具体情节,从尽量化解社会矛盾角度考虑,可以依法判处被告人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,同时决定限制减刑。



投案自首,这才是欧某中最好的退路。



【法外】



整个事件很简单,但又很复杂。简单的是他的处理方式,冷血、残酷、手起刀落;复杂的是背后的隐情,倘若那些接到电话、收到投诉的基层管理人员能看到他的诉求,让他们坐下来好好谈一谈,依照法律办事,公平公正,是不是又会有不一样的结果?



笔者写下这篇文章并非为了对杀人犯进行偏袒与辩护,只是不禁开始思考:当我们遭遇权利无法被救济、通常路径无法解决问题的情况下,我们是否也会像他一样选择“一定错但实质上又拥有一定朴素正义”的道路?



那些冷静分析,认为他“罪该万死”的理中客,是否也只是因为生活还未将他们逼到绝境呢?



我们不得而知。



法律应当是冷酷无情的天平,但天平背后理应有一双明辨冷暖的手,不至于让每一个被逼无奈的人失去最后被理解、被认可的机会。


隐私保护 | 免责声明       李扬 版权所有   备案号:京ICP备17056882号-4 技术支持:QQ在线咨询